上一篇:龙使2
下一篇:曼谷巫师

水晶塔的新娘全收藏



水晶塔的新娘


作者∶不详
字数:75920
编排:scofield1031
txt包:(82.13kb)(82.13kb)
下载次数:27







序曲

很久很久以前,大地就像今日这般的平添、安宁。

在属于神话的远古世纪里,地表总是不所的产生变化,各个大陆板块常常因此而互相推挤,产生剧烈的,区动,让所有生活在陆地上的人们终日惶恐不安…
有一天,地壳板块又起了剧烈的变动,各个大陆表层受到撕扯,不断轰隆隆的响个不停,整片天地顿时格品起来,放眼望去,海天净是一片混饨晦暗的黑幕厚云所笼罩,仿佛世界末日已经降临一二当时,黑沉沉的天际在瞬间闪过数退霹雳作响的致辞闪电,由空中直接到地面上!

「轰」地一声巨响,大地仿佛再也承受不住撕扯的拉锯力,应声制成两半,由中间隔出一道巨大的缺口卜瞬间便吞没了位于其上的古国城邑一,然而,故事并未因此而画下句号。事实上,故事,正要开始……

第一章

寂静深幽的海底,有一座以宝石晶柱雕琢而成的美丽古城堡,巨大而宏伟的伫立在青幽的水光中,静静的散发出七彩彩虹般的璀璨光辉,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海底波纹若隐若现。

各种稀奇罕见的鱼儿,一群一群的在城堡周围游来游去,交织成一幅鲜艳活泼的美丽画面。

如果来到城堡内部,会看见有一条拾级而上的回旋梯蜿蜒着城堡,有底部开始一层一层的盘旋而上,直至城堡的最顶端――水晶塔为止。

透明晶亮的水晶塔,是最纯净、无污染的空间――远望而去,就像是一颗最亮眼、最纯粹的钻石,在青幽的深海里闪耀,一瞬间就能捕捉住寻宝人的目光。
他潜在深深的海域中,自在的悠游于海底深处,寻访神秘的幽境奇景,享受无人可及的喜悦。突然,远处的某一点闪耀出晶钻般的光芒,一下子就吸引住他所有的目光。

咦……那是什么?

是宝石吗?否则,怎么可能在深海底下仍然能折射出如此璀璨的光芒?
寻宝的好奇心吸引得他不由自主的往那闪耀出光芒的方向游过去。

他愈游……愈近……当他愈靠近……他的心跳就愈发无法抑制的加快……怦怦……怦怦……怦怦……说不出的兴奋感觉擢住了他的心,他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何这么兴奋,像是他就要寻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宝物似的,他的心控制不住的一直怦怦跳个不停。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他实在不解。然后,他看见了――他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瞠得老大,在心中惊呼:那是什么?

哦!天啊!他看到了一座巨大晶亮的城堡,完全有纯粹璀璨的宝石精雕细琢而成――那景象真是既壮观又奇伟!

他整个人不禁呆住了!

从他出生到现在,他打捞了多少年的奇珍异宝,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奇妙壮丽的晶灿城堡……

这到底是什么?!

他的视线由下往上望去,发现在城堡最顶端,有一座透明纯净的水晶塔,此刻,正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一闪一闪的发出亮晶晶的光芒。

原来,他从远方所看见的那一点晶钻璀光,就是由它散发而出的。

他收回发呆的情绪,禁不住好奇的浮游而上,游向顶上的水晶塔。

水晶塔中隐隐发着柔和的光晕,而光晕中竟……漂浮着一个奇异美丽的女子!
他再一次被震慑住了!

隔着水晶墙,他痴傻的望向她。

该如何形容她那与众不同的美貌呢?

她有一头又长又卷的白发――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白又这么量的秀发――就像是白绵羊的毛那般的柔软丰润,却有泛着丝丝的光泽。

她的双眸……哦!她的双眸是罕见的淡紫色,比最上等的紫水晶更要晶莹剔透,在美丽中带有一种迷蒙的幽光,引人忍不住想进一步探究到底她的双眸中隐藏着什么秘密?

而她的肌肤……天!雪白细致得胜过世上品种最娇贵的白玫瑰,教他好想上前亲自去触摸一下她真实的触感。

再看看她的体态,身材修长却玲珑有致,只是不知为何,她此刻正轻飘飘的漂浮在水晶塔中,就像没有了重力似的。

她是谁?

移不开目光的他,只能像个傻子似的扶着透明清澈的水晶墙,呆呆的凝视着她。

水晶塔中的女子一如往常一样,柔柔的随着水晶塔中的纯净的气息缓缓的浮动,她清澈的紫眸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似乎是在诉说自己长期被幽禁在水晶塔中的哀伤和寂寞,那种无法获得自由的身心,使她无法拥有灿烂的笑容。
漂浮在这个空间中的她,就像这座水晶塔一般,遗世而独立,仿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仍怀抱一份小希望,充满希冀却有无能为力的任由岁月慢慢的流逝而去。
仿佛感受到有一双炽热的视线正在凝视着她,她那双充满忧伤的紫眸望向水晶墙外的海中世界。

然后!她看到了墙外正紧贴着水晶墙的男人,他隔着水晶墙,正专注地凝视着她。

两人四目交接的刹那,空气中仿佛突然激起了噼啪作响的火花,美妙而难以言喻的电流在瞬间贯穿了两人的身体。

就好像……他们彼此早已等待这一刻长达了好几个世纪,在这冗长的时光,两人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寻找彼此互属的灵魂。

她!是他寻觅生生世世的爱人;而他,则是她盼望世世代代的梦中人。
她莹润柔美的身体依顺着自己的心意,缓缓地漂浮近他的面前的水晶墙,缓缓伸出一双雪白玉手,轻轻的贴上他面前的墙。

隔着水晶墙另一端的他,可以看见她的唇瓣正一开一合的,似乎在对他说些什么。

然而,无论他再怎么努力的集中精神,却仍然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

他愣愣地看着她晶莹的怎紫眸,着迷地移不开眼睛,却又心疼的想帮她抚平眉间的轻愁。

但是,他听不到她、触摸不到她,只能隔着冰冷的水晶墙,痛苦地看着她脆弱的在他眼前,轻吐着他听不到的话语……不!他的心中的可人儿,为何他无法拥抱到她?

她明明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但却因为这片该死的水晶墙,他只能充满渴望的凝望着她、无能为力地凝望着她。

他讨厌这种使不上力的感觉,他转头梭巡周遭,试着寻找任何可能进入水晶塔中的机会,但――没有!完全没有!

他挫败地发出低吼,开始猛捶墙面,想要打碎它!

然而,墙面依旧文风不动。

由于他潜游在深海中,身体的重力早已被沉重的海水化去了他所有的力道,他开始挫折得想杀人!

他的手扶着水晶墙,凝望着她忧伤得似乎要滴出水的淡紫双眸,那种忧伤揪得他的心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非常痛恨自己只能束手无策的、呆呆的、看着她的柔弱无助,却一点也帮不上忙,为此,他更加愤恨的用力捶墙,悲苦的大吼――「啊――」

突然,他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慌得满身大汉……是梦?居然是梦?!
抱着落到他肚子上的凉被,有一瞬间,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分不清楚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直到他的大手摸到床沿,才发现自己正在自己房里的床上。

在暗夜中,他抬眼缓缓地梭巡四周,才发现那真的是梦……他抬起,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昏沉沉的脑袋仍然醒不太过来,一想到梦中的那个女人――天哪!那么美的一个女人,那么逼真的梦境……他的嘴角不觉露出一个仿如白痴的笑容,哦!真想再梦到她一次。

抱着多美女依依不舍的幻想,他的身体一松,往后倒回床上,任睡神再一次袭上他的脑袋。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虽昏昏欲睡,却仍口齿不清的嘟囔,「神啊!请让我……再梦到……她一次吧将近中午时分。他站在洗手格的边缘,伸长下巴、吹着口哨,自在地在镜子前刮着满脸胡髭。

刮着刮着,他的脑海里竟不由得浮现昨夜梦中那个在水晶塔中的美女。
想到她雪白的肌肤,柔美的双唇、清丽的紫眸,及一头似白绵羊般长而卷的柔发,一想起她那美好柔弱的模样……他愈想,心愈不受限制地沉沦,如同落入旖旎的春梦中,他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痴傻的笑容。

「哦!该死的!」他痛得差点跳起来!

原来,一不小心想过头的下场是刀锋一偏,划破了下巴,刀片断落在洗手间中。

他皱起棕色的双眉,看着镜中的自己才刮去一半的胡须,不禁有些懊恼。
带着懊恼的情绪,他走回房中,开始翻找刮胡刀片,想完成未竟的工作。
谁知他翻箱倒柜了半天,竟遍寻不着刮胡刀片!只有ok绷躺在抽屉里,似乎正在向他招手。

他望着ok绷,嘴角撇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拿起ok绷走回镜前,对着镜子将ok绷横贴在下巴的伤口上。

镜中的他,俊逸的五官分明,有三分玩世不恭的调调,却少了几分英挺的阳刚之气,比较像是属于明朗活跃的阳光型男孩。

此刻,在他的唇与下巴处,正一半青髭,一半棕喳,活像是个士人的彩绘娃娃!

他懊恼的想起自己刚刚的遐思,不禁大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嘿!道格,醒醒吧!那只是个梦!ok?」

他瞪视了镜中的自己一眼,便不再留恋。

转头走到衣架前拉出上次随手抛在其上的黑白横纹t恤,他边走边将衣服穿好,走出卧房。

经过客厅,在大门的开关处,套上一双罗马式凉鞋,然后,悠悠哉哉的晃出门外。

在夏日艳阳的热情下,他把玩着手中的车钥匙,吹着口哨,走进车库开了一辆宝蓝色的跑车,扬长而去。

一幢幢掠过车身后的楼房,显示此地正是高级住宅区,各家庭院中的花草树木,更显示出富商人家气息。

开着跑车的他,今年二十六岁,身高六尺,名叫道格拉斯·霍尔。但大家都只叫他道格。

道格是一名年轻却资深,而且很有钱的潜水夫。

因他的身手矫健、眼力过人,可以一眼就看出埋在海底的到底是石头还是珠宝、因此,打捞海底宝物对他而言,简直就像深襄取物一般的容易,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所以,像他这样的眼力及身手,自然是潜水夫中的顶尖任校者啦!因此,他当然有本事过着工作量少,而收入挺厚的生活。

并且,他拥有更多吓死人的珠宝!

但偏偏他又是一个对金钱没有一点概念的人,所以,那些珠宝在他眼中,几乎跟石头没什么两样,他顶多就拿它们当玩具,再不然就是送给女人。

至于钱,他更是多到一辈子也花不完!换句话说,他可是一个非常有身价的黄金单身汉哩!

但因为他本性散漫且不积极,使得他的衣着十分不讲究,若再配上他桀傲不驯的言行举止,若光由他的外表判断,是很难看出他的身价到底有多少?

但不要紧,光是他那英俊好看的外貌,就够吃香了!因此,他身边的女友总是不曾少过,少了一个自然还会有另一个扑上來,供应从來不虞匱乏。

宝蓝色的跑车驶入繁华熱闹的市区,他顺着车流停在红绿灯前,突然,从对街走來一个金发近乎白色的女郎,他眼一花。刹那间真以为自己看到了梦中的那个她!

他立刻將墨镜略略勾低,想看得更清楚些,结果——唉!不是她,差太多了!
「我真是春梦作过头了,才会笨到以为真有其人……」他自嘲的別了別嘴角,搖了搖头,将墨镜推回鼻梁上,等灯号一变绿,马上呼啸而去!

最后,跑车停靠在一家酒吧前。

他是這家酒吧的老主顾了,酒保和店里的客人一见到他来,都纷纷熟稔的和他打招呼。

他跟洒保借了一把刮胡刀,这才总算刮去自己另一边的胡碴,还自己一个干淨清爽的下巴。

他摸了摸自己刮得清洁溜溜的下巴,嘴角习惯性的勾起一抹闲散的笑意,吹起口哨走向撞球台,从自己随身携带的长条形黑盒子中取出球杆,將分段的球杆-一接上,熟练的擦拭着。其他围在撞球台边的男人见他来了,也让出位置,等着与他切磋球技。

就这样,三、五个大男人聚在撞球台边开着不正经的玩笑,顺便较量一下彼此的球技。

道格聚精会神的看着白球与九号球之音的线轴,在心里计算着角度,沉静的俯低上半身,不理球友们的调侃,平举起球杆,在曲起的食指孔中搓滑,正要推杆出去时,突然,耳际传来女子隐隱约约的的昵喃细悟。

他停下动作。俯身往左右看了一圈。

咦!没有女人在他旁边啊!大概是他听错了吧?

他重新调整好姿势,正要推杆时,又听到女子细语呢喃的声音。

他再次停下动作,抬眼看了看四周。

沒有啊!保除了几个同伴围在他的四周。

他们一见他停下,纷纷调侃他,「喂,道格,为什么呆呀?干脆一点!你是怕自己输不起啊?」

他眨了一下眼睛,暗笑自已其是发痴了。

刚才是他的错觉吧,可能是因为梦中的她太迷人,他才会在大白天就大作白日梦。

不再迟疑,他击出一杆,「叩」的一声,9号球直入左侧底袋。

「yeah!」他为自己做了一个胜利的握拳手势。觉得自己真是太厉害了。
几个同伴见他这样,不由得讪笑他道:「道格又在臭屁了!」

突然,从吧台传来洒保粗哑的嗓子在叫唤他。「道格,电话!你马子!」
叫完后,酒保安静无声的指了指电话筒,嘴角暗示什么似的做著怪模样,大意是说:天哪!她又打來了,我店里的电话线都快被她打得烧坏了。

道格应了一声,不理会同伴的调笑,懒懒的走过去,并伸出头作出假意威胁酒保的样子,瞪了他一眼后,才接过电话。

「喂——」了一声后,他便粗声粗气的说话,表情和语调都充满了不耐烦,「什么事?嗯-一我在打撞球……

你自己去!我不想去……我说我不想去。「他糾结着眉心,烦躁的应付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别说了,烦不烦呀你?「

然后,他粗鲁的挂上电话。

酒保见状,不满的发出抗议声,「道格,你有病啊?

每次只要一跟你马子吵架,就摔我电话,喂!你知不知道我這个骨董电话可是店里的活招牌、吉祥物……「他一念就是一长串,叨念得道格忍不住向上翻了翻白眼,受不了的抬起手,捂住取耳,直到走回撞球台才放下双手,拿起球杆继续剛才的撞球游戏。

奈何酒保仍用他那粗啞的嗓子直叨念个不停,最后,道格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抬起头安抚酒保。

「是是是!大哥,别念了、小弟知错了,别念了,ok?我投降了-一」他边说还边举起双手作投降狀,满脸的无可奈何。

丰满的女服务生正好端着托盘经过他身边,见他这样,不由得摇头笑他,「道格,你哟!就是那副死样子,既爱玩又怕人家念……难怪女朋友一个換一个!
女人啊……就是要哄哄她嘛!连这一点耐性都没有……你老实说,这一个是不是又要吹啦?「

「吹了就吹了。」道格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一臉无所谓的样子,「那又怎样?」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一下子又变得正经八百,神秘兮兮的说道:「告诉妳一件事,其实,直到昨夜,我才真的看只所谓的美女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他一想到梦中美女那副模样,连魂魄都差点飞起來,「真是太美了!唉!只可惜她在深海,更可惜的是,她只出现在我的梦里-一」他一副无限惋惜的悔恨样。

众人都被他那副自我陶醉的怪模样给逗笑了,笑他还真会做春梦!

其中,一个朋友更是不忘调侃他——「那小子,真是的!我看他这一辈子只适合待在海里生活了,平常捞宝捞不夠,现在连梦中情人都出现在海里……恐怕陆地上真的沒有适合他的女人罗!我看他这一辈子,注定要打光棍、做王老五了。」
大伙一听,全都笑成一团。

道格听他这么一说,马上橫眉竖目的抗议。

「呸呸呸!什么叫做光棍,多难听啊!」接着,他抬头挺胸的糾正友人们的调侃,还保证似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我的那」家伙『……可是「光」可是「棍」
喔!妳懂不懂啊?如果不懂就少说活,別触我老二的楣头!「男人听了更不服气到了极点,」好!既然妳这么说,哪天大家一起亮出釆,看看谁的家伙大!看你吹牛吹得……「」要亮「家伙」,好啊!那还等什么?走!「

道格示威似的以大拇指横指向洗手间。

大伙互看一眼,禁不住道格的刺激,当下就決定去比个高下。

比就比?谁怕谁啊?他们就不信自己的「家伙『会比不过道格!

几个大男人立刻昂首阔步的走向廁所。

一进去,大家一阵摩拳擦掌,然后,他们拚命揉搓着,试图叫醒自己的「宝贝」很快的,在一阵揉搓间,一条条「宝贝」立刻变得又胀又大,一个个直直的挺立起来。

大伙全都屏住气,仿佛深怕多呼吸一口都会泄掉自己的元气似的,相互比較着彼此「家伙『的尺寸。

结果……

只见道格得意洋洋,吹著口哨,全身上下满满散发出绝对胜利者的气势,抬头挺胸的大步走出廁所。

留下其他的男人仍待在廁所里,互相推诿……

床头的电话声铃铃响起,道格翻个身在床边摸索了半天,才半梦半醒的接起电话,「喂——老天啊!嗯!可以!沉船?我去,没问题!上回的事啊……没什么,别谢我!……好!ok,我会到。」

挂掉电话后,他马上起床翻出地图及潮汐时间表,翻阅新任务的潮汐高度与时间,看完,随即打电话联结伙伴,准备打捞的工作。船埠边停泊着五颜六色,鲜亮光彩的汽艇。

道格一行人踏上汽艇,飞快的驶出海口。

风平浪靜,晴空万里,海天相连,一片蔚蓝,看上去令人十分舒爽。

真是个适合出海的好天气,汽艇驶入预定的海域中,船尾划过海面,激起一道白色水花,在蓝色的海面上,拖成一条长长的白浪……

几个工作人员仔细的检查潛水工具是否准备齐全,包括海底探测仪器潜水球、钢绳……道格则在一旁熟练的穿上潛水衣、防护罩……

待他穿好裝备后,唯一剩下的便是等著到达目的地。

在等待的空档,他闲适的欣赏着海上的风光,如同往常一样。

由于无聊,他的手中无意识的把玩著一顆价值不菲的蓝宝石,三不五时的拋在空中玩耍a另一名潜水夫见了,一掌挥过去,接住正欲落回道格手中的蓝宝石,放在自己的掌心一看——「哇噢!道格,你不怕老大追杀你啊?你——竟敢倫吃?
黑吃黑哦!「潛水夫边说,也着迷的盯着手中晶光璀璨的蓝宝石。

道格一把夺回他手中的蓝宝石,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

「哼!算了吧!才一颗而已。光是我上回帮他捞到的东东,就足以让他买下一座小岛,他哪会在乎这区区的一颗?放心吧!老大还有事得麻烦我!哪里会跟我计较这一点小零头?」

道格从鼻子里哼出气來,一副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少的气概,「我要是黑吃黑,早就自己在海底动手脚了,又何必把」它们「全撈上岸来给他?喂!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这种」石头「我见多了,早沒兴趣……」

伙伴们全都被他的话逗笑了,至于那然潛水夫听完他的话后,更是一脸哀怨的表情。

「唉!说得也是,像你这样出一次任务,就够我吃好久了。哪像我……还在苦命的捞那些有的没有的……」

「别怨了,多增加自己的经验之后,相信你也会捞到宝物的。」

道格安慰的拍拍他的肩,随即,转身走人驾驶舱里,找驾驶闲聊去了。
汽艇渐渐减缓速度,最后,终于停在偌大海平面的某一点上。

大伙忙着调整吊潜水球的轮轴和钢索,道格穿戴整齐,跨人黄色潜水球中,随着电动马达的转动,吊起的潜水球缓缓的沉入大海中。

突然,般上的通讯器响起了象征警报的红灯,水手们一见,紧急接起通讯器,「道格、道格,你没事吧?道格!」

紧张的问话令左右的人都跟着紧张了起來。

谁知道通讯器中传来道格懒洋洋的语调,「干嘛?我还在……只不过我忘了要打捞哪一个部分了,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哦!拜托,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健忘?」

其中一名水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古船!黄金!」

「好吧!知道了,可是……」

大伙一听。又开始紧张起來,「又怎么了?」

「你们没有把黄金探测器给我啊!」

「哦!」其中一名较有地位的大哥级水手瞪了另一名水手,这多水手见状匆忙转进去拿出探测器,于是,一切作业只好又重来一遍。

潜水球再一次缓缓的降下海平面,10……20……30……50……100……刻度愈降愈深,定点一到,潜水球便停在海底深处。

道格打亮头上护罩的灯,再打开哪圆门,潜进幽暗的深海中。

深海里,全正用平坦的腹部,贴浮在海底觅食。成群的鱼儿悠游在海底的礁石之中。红、紫色的珊瑚衬托得海底更为亮丽。而胆小的海马一上一下在飘浮的海草里游动。

太有趣了!他看得兴味盎然。

突然,海底的鱼群成千上万的骚动了起來,连泥藻都被骚动的鱼群弄得翻腾不休,把原本清澈的海水搅得混浊不清。

他还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时,眼前就已经变得一片昏天暗地,就连他头顶上的灯的亮光,也无法帮助他看到什么。狀況……似乎有大不对劲耶!

他的心里开始亮起了红灯,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先返回潜水球中再说,他勉強在黑暗中摸索出路,凭着直觉判自己该往哪边游去……

突地,一股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強大吸力将他整个人瞬间吸人一片黑暗混沌的天地里,他顿时失去了判断方向的能力。

吸力強大得超过任何人可以负担的力量,吸得他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而能昏沉沉的任由吸力拉扯着他的身子,迅速坠落至像是沒有止尽的天边深渊。
「咻」地一下子,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沖撞到什么东西,那是一种平滑卻又坚硬的东西,然后他的身势开始不由自主的顺着犹如游乐园中弯弯曲曲的长长滑水道,并跌跌撞撞的一路滑下去。速度非常快速,快速到超过他可以反应的范围。
在下滑的途中,他仍不断的踫撞到那平滑又堅硬的东西,见鬼了!该死的究竟是怎生回事?

他撞到头都快昏了!人咚咚咚咚……的撞着、滑着,顺着高低起伏的曲线,头昏眼花的吸了过去。

他挣扎着试图睁开眼睛,想看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起先,周围一片黑暗,既朦胧又混乱,他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自己正撞得眼冒金星,有一刹那,他真的分不出自己眼前的黑暗到底是出于他撞到所引起的晕眩,或其的是外在一种完全黑暗的状态?

直到那一丁点朦胧的微光终于透迸他的眼里时,他才敢确定自己真的已经睁开眼睛了。

朦胧的微光由原先的一丁点逐渐扩散开来,随着他吸引前进的方向愈來愈光明。

也因为这祥。他看见了自己正处在何处!

他眨了眨跟睛,无比惊讶的转头看了看周围,一个……一个完全透明的管柱形空间,而他……正置身其中?!

天啊!这是哪里?

他惊讶的转头看着四周,然而。他的身体仍不由自主的顺着吸力的方向,随着管柱形窨高低起伏的前进,只是速度已渐趋缓慢,呈現稳定持平的飘浮状态。
等晕眩的感觉褪去后,依着潜水夫的本能,他开始游动四肢,想靠自已的意志力游离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然而,他一动,才发觉情况有点怪怪的!

怎么沒有水的阻力?而且,他的四肢变得很轻。

他好奇的拿下氧气罩,天哪,真的沒有水?!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地地……是靠什么力量飘浮在这个空间之中?

他又划了划手脚,还是沒有用!他的身体仍然轻轻的,慢慢的往圓柱形空间的更里面飘浮前进,就像他的身休有自己的主张似的,完全不理会他大脑的命令,自顾自的往前飘。周围变得愈来愈光亮!

然后-咦?那是什么?

他居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团由白绵绵、软柔柔的云雾所围成一圈的白云圈圈?!
天哪!他不是在作梦吧?

莫非……他已经到了天堂?不然,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白云圈圈呢?

好像过了这团白软的圈圈后,就会进人真正的天堂在半信半疑之间,他呆呆的飘进了云圈。

过了这圈,周围的景色又大大的转变了,由原先的白光转变成缤柔美的七彩虹光,使他如置身在一个唯美的梦幻天地之中。

他不禁傻眼了,他不会真的进入天堂了吧?

他看着周围变幻莫测的事务,不禁想起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坏事,不觉心虚的举起双手,很虔诚的祷告起来:「神啊!我愿意很虔诚的向你忏悔认罪,是的,我是个罪人……请你原谅我过去所做的一切坏事,你大人有大量,既然我已经进来这里了,你就别再计较我过去的一切行为,好吗?」你可千万别把我踢出去啊!
这才是重点。ok?他低下头,很用力的忏悔,然而,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已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松,越来越软……

不知不觉中,他的意识渐渐沉入了一种温柔而安宁的气息之中,所有的疑问和困扰也全都在这时烟消去散,离他远去……

他渐渐沉进了软绵绵的美丽梦境之中,而失去意识的身体,仍缓缓的飘浮前进……


上一篇:龙使2
下一篇:曼谷巫师